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郭莽园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说莽园画

2012-08-27 11:03:5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莽园的画,能让你过目不忘,能从各式各样的画册、画展里跳出来!

  那些细长的直条,是莽园的方寸、院落,天地。没有见过哪位画家那么长久、那么执着于在细而长的框框里惨淡经营。津津有味,乐此不疲。20年前,我第一次见莽园的画就是一根又一根细得像竹竿一般的直条,而今还是。他也确实从直条中走了出来。不论其他,仅以构图、经营位置就值得画家、评论家们做一论坛。看莽园如何化险为夷,如何窄中见宽,如何于上下间求远近、疏密、浓淡、枯湿的万千变化。诸如此类。

  “外面的世界”真是精彩之极!别说那几只小鸡,就说那个形同虚设的鸡笼子,你看那些藤条,真是每一根都栩栩如生。还有那幅“鸭与芦苇”中的芦苇,那种凌乱,那种随意,那种漫不经心的获得,我没有看到有什么人在莽园之上。

  《诗魂酒可招》人是醉态。驴也是醉态。醉态可亲。抑或是画家于醉中所得。画面上飘着酒气,还有诗意。

  莽园的画,你看完了,走过去了,往往会禁不住倒回来再看。似乎没有看够。魅力在画,不在其他的方面。画不能解释,也不必追问作者的意图。画就是一切。

  大景别大气象的一个角落、一处留白之间,往往有一个两个小人儿,或是几头牛儿。若不留心,简直会忽略掉。可只要你看见了,它就会像磁铁一样把你的注意力吸引过去。细一看,线条与结构又极简单,甚至有点简陋。但你必须承认,那些小人儿、牛儿、小猴、小舟、小猫猫、小鱼儿……都活着,都有姿态,都有表情!这时你就不能不佩服莽园。如此漫不经心的笔触,何以那么准确而传神!

  莽园胆大,他似乎格外喜欢挺而走险。

  莽园画、书、刻、诗都好。他抄元曲、抄陆游、抄五灯会元,偶尔也自度一首。让书、画相得益彰。眼下不少画家的字,让人替他们脸红。

  莽园比我老,而他的孩子气甚于我。我猜他从小就不是一个让父母省心的好孩子。他是那种天资极聪,才气极高,却自视平常的人。他浑然不觉,完全不知道自己很出众!

  很多人说创新云云。莽园不创新。看他的画,造型、赋色、笔墨都没有离开传统。我猜他从不奢想走出传统。他的画有新意,不是创新的结果。他有的,是不同别人,也不同前人的奇思妙想。他的画每每让你感到意外,感到惊讶,感到欢喜。“亏他想得出”!

  眼下人们主要被两种绘画(或说艺术)包围着。一种是被命题的,政治的,另一种是被违约的,商业的。这两种画是现今最繁荣的东西。幸亏莽园两者皆不是。他只是在画自己想画的东西。我知道他,他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他想怎么画就怎么画。他是个自由的画家。而自由则是美的前提。因为无顾忌:不须提心吊胆怕审查,也不须放下斯文讲价钱。

  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究竟哪些会留下来,会久远;哪些是短暂的时尚?还没有成为历史,艺术史家不宜发言。宜发言的是鉴赏家、批评家。而他们所说也不过是时尚、新闻,而不是故事、历史。但愿,也只能是但愿;莽园会留下来,会久远。

  画家的队伍越来越长。专业业余界限越来越模糊。但画画这种事不是谁都可以。酷爱、勤、肯下力气、锲而不舍,也未必能画出来。几十年如一日,原地打转,画着同一幅画,此类画家不在少数。这里不包括莽园。

  还不能说莽园是大师。什么是大师,我曾说把同辈人熬死就是大师,把学生辈熬死就是泰斗。目前还有一途,想办法选上什么主席或者副主席就是大师,不行选个理事也能称为大家,这里也不包括莽园。莽园属于道教谱系里进不了庙堂的散仙,属于李铁拐、何仙姑一类。但我想说,并想十分认真地说一句,在当今中国的画家里,无论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莽园都可以说是那个距离大师最近的人!

  2012年7月4日

  (王石: 作家、文化评论家、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 国际文化产业论坛组委会主席)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郭莽园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